類風濕性關節炎不能起床笑口常開舒緩疼痛

Created /2007

  22年前,陳美芳的左手無名指出現莫名的疼痛,慢慢地其他手指也都痛起來,還有發燒的症狀。就醫時,她才知道自己患上類風濕性關節炎(Rheumatoid Arthritis,RA)。當時醫藥資訊不發達,她無法更深入地瞭解病症,治療後情況反而每況愈下。全身的關節疼痛導致她無法起床,必須由家人先按摩全身減輕痛楚,才能緩緩起來,整個過程痛得她一直哭,見者心酸。後來,她得到了正確的治療,病情總算受控。她說,疼痛來襲時會痛得死去活來,因此她學會了以笑來舒緩疼痛感。

商人陳美芳是個美人胚子,身材苗條的她打扮入時,長卷髮染上亞麻色,手指甲塗上亮麗的指甲油,腳趾甲更有彩繪。

現年45歲的她臉上總是漾著笑意,精神奕奕地和人談天。提及病史,她一臉坦然,說是經過病魔的“訓練”後累積的自信和勇敢,讓她不再懼於面對大眾,並積極參與社會工作。

痛到大哭家人幫按摩

她表示,1985年,她的左手無名指出現莫名的疼痛。然後,輪到右手無名指,接著其他8根手指也痛了起來,還有發燒的症狀。

就醫時,她被醫生告知患了類風濕性關節炎,一種像“風濕”的病。由於醫藥資訊不發達,她無法獲取更深入的資料。雖然她有接受治療,但病情卻越來越嚴重,手指變得扭曲,行動緩慢。

目前是馬來西亞關節炎基金會支援組主任的她披露,那時她全身的關節經常疼痛,痛到無法起床。

“家人必須幫我全身按摩,減輕痛楚,我才可以緩緩起來。整個過程都是以大哭開始,以啼哭結束,因為真的痛到只能哭。”

她有時也服用很大劑量的止痛劑,才能緩和疼痛起床。長期下來,她的心情備受困擾,不時會自憐自艾,加上別人的嘲笑,更是雪上加霜。

“過去雖然我生病,但我仍會出席一些場合,可是往往會聽到有人說:你看,連走路像跛子的人都來。他們沒有想到這樣的話很傷我的心。還好,我有家人和朋友的鼓勵,有了心理建設,才沒有被擊倒。這樣的遭遇也促使我走出來,願意扮演教育人們的角色,傳達這病症的嚴重性。”

10年後始獲對症下藥

陳美芳說,由於病情一直沒有起色,親朋戚友難免憂心忡忡,為了她到處求神拜佛,尋求各種治療方法,只是一切都徒勞無功。直到10年後,當了醫生的堂哥介紹她去新加坡治療,主治醫生是堂哥的教授,她才知道自己患的不是“風濕”的病症,並真正地對症下藥。

她指出,當時她的關節已全軍覆沒,沒有多少是完好無損的。她不認輸的性格令她奮勇向前,接受一關又一關的檢查、治療、覆診,甚至為了見到醫生,放下所有的要事。過後,她轉至馬大醫院(現為馬大醫藥中心)接受治療。

“我一度想放棄治療,因為每次都要從紅土坎舟車勞頓地到馬大醫院,還要經過漫長的等待方可見到醫生,求診的時間卻只有短短幾分鐘。”目前她仍須服藥,能做的事如下廚都不假手於人。她不能做的是梳頭髮、綁頭髮、蹲下來及洗衣物。

親人助建立信心
家是溫暖避風港

陳美芳說,在抗病的路上,貼心的丈夫幫了她非常多。由於生病,她無法舉手梳頭髮,丈夫就幫她梳頭髮、綁馬尾。初時,丈夫的梳頭動作笨拙,慢慢地就駕輕就熟,因此她才留著一頭飄逸的長髮。

她表示,發病時她無法上下樓,丈夫就背她,竭盡所能地做好他可做的事,這令她感到寬心又安慰。

“我的父母,兄弟姐妹都很支持和幫助我,讓我減輕了很多的心理壓力,使我的情緒平復下來,慢慢地建立信心。”

忙碌忘了痛
笑是最佳良藥

陳美芳覺得,笑是世界上最好的藥,可以減輕她的關節疼痛,因此哈哈大笑成了她的標誌。

她坦言,她有一群很愛護她、關心她的朋友,不時在她面前說笑話,開玩笑,令她笑不攏嘴,非常愉悅。

“沒有痛過不知何謂痛,類風濕性關節炎一旦發作,真的會讓人痛得死去活來,痛得嚎哭一場。我對付疼痛的另一招數是忙碌,讓自己忙到忘了痛。”


 

你知道嗎?

類風濕性關節炎

目前仍不知病因,患者會感到關節逐漸受破壞,無法行動自如,最終影響日常起居生活。此症的症狀包括疲累、食慾不振、體重突然下降、早上起床覺得關節僵硬1至2小時、疼痛等。

20至50歲者最常罹患此症,女性罹患率比男性高。患者及早接受治療及適當自我管理,有助減少病情惡化。病情嚴重者可以開刀使關節變平滑,或植入人工關節取代受損的關節。目前沒有防範類風濕性關節炎的方法。

 

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